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肛交凌辱女教师 [3/5]

肛交凌辱女教师 [3/5]


「啊‥‥‥」

「要说!不然就用皮鞭了。」

「插进屁股‥‥」

代美的脸色红到耳根。

「主人,请来吧‥‥‥」

代美下决心后,更抬高屁股。在暴露出来的屁股上,开始用龟头摩擦。

在肛门上戏耍一阵后,火热的龟头向下降。

「啊‥‥‥」

来到下面的肉洞。代美觉得弄错了,那是因为她的心理已经颠倒。

「是那里吗?」

「妳不要说话。」

「唔‥‥‥」

代美的阴户里溢出蜜汁,很顺畅地迎进肉棒。

「啊‥‥」

田中的手指进入窄小的肛门里。

「打电话把裕子叫来,让她看母亲的淫蕩性交,好不好?」

「主人,千万不能那样。」

这时代美又想哭了。

「代美,屁股有没有性感?」

田中一面问一面把中指也插入肛门里,两根手指在肛门里弯曲,同时做活塞运动。两个肉洞都在抽插。

「代美,妳以前的情夫有没有这样?矢岛有没有这样对妳?」

「没有‥‥没有‥‥‥啊‥‥流出来了‥‥啊‥‥我真是无耻淫乱的女,是不知羞耻的母亲‥‥‥」

「妳疯狂吧!」

「已经疯了。啊‥‥‥屁股里的手指和肉棒的技巧都太好了 ‥‥‥」

「嘿嘿嘿‥‥」

田中发出淫笑声。手指的活动停止,但把肛门拉开,这时代美很紧张,头髮散乱,额头冒出油脂般的汗。

「啊‥‥‥不要‥‥‥」

到最后关头,代美还是不想肛门性交。

「等一下!」

代美哭着夹紧阴户,可是又粗又长的肉棒已经拔出,留下寂寞的肉洞,可是湿淋淋的阴核勃起,阴唇翻转,还不停地溢出蜜汁。田中用龟头沾上蜜汁。

「来了‥‥」

吼叫的同时插入代美的肛门里,铁一般硬的性器有如杀人兇器。

「唔‥‥痛啊‥‥‥唔‥‥‥」

小宫裕子从大学的文学院毕业后,也通过教员甄试。开学后就在母亲第二任情夫担任校长的市立N国中担任国文教师。

曾经听大学同学说现在的国中男生相当可怕,有些行为不输给流氓,但那是半开玩笑的话。曾经流行的校园暴力,在N国中几乎已经消失。

「学生还是很好玩,因为都那样好面子。」

裕子对母亲露出开朗的笑容。

「裕子已经是最年轻的美女教师了。」

「有些男同事说我是才女,真不好意思。」

「妳爸爸就是个头脑聪明的人,妳有他的血统,一定也是很聪明的。」

「今年十二月的忌日是三周年了。」

「是啊,那一天我们母女俩请和尚来做法会吧。」

「我可以说校长的坏话吗?」

「好啊。」

代美用轻鬆的口吻回答。

「下课后,他常把我叫去校长室,名义是指导我这个新任教师,然后他会把妈妈的淫乱照片给我看,或者让我听录音。」

「裕子,妳就忍耐吧。」

代美忍着羞耻感对女儿说。

「因为他是变态‥‥虐待狂。」

「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妈妈喜欢那种变态的行为,使我感到难过。」

「被他浣肠,还被看到排便后,就会产生随便他怎么样奴隶的心情。」

「不要说了。我不应该谈起这件事。我还有事,我要出去了。」

「裕子,你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诱惑也要保护自己的身体。他可能明年的校长调动时,调到别的学校去。他自己也那样说,所以只要忍耐一年就好了。」

「我可能会在校长室被强姦的。」

「有那种预感吗?」

裕子摇摇头。美丽的大眼睛出现笑容。她笑时会出现少女般的表情。

「不会的,妈妈。不用担心。下课后还有事务员,棒球队的学生们,就在校长室附近练习,只要我大声叫,校长就完了。」

「说的也是。」

代美知道裕子的个性很坚强,放心地露出笑容说。

「妳不是跟朋友有约会吗?今天是好天气,去玩吧!忘记妈妈的照片或录音带。晚饭怎么办呢?」

「在外面吃。」

裕子离开家后,觉得更爽快。星期天下午路上的车较少。

裕子坐公车,在第三站下车,这里是欢喜街的后巷。

破旧的建筑物挤在一起,和外面的气氛完全不同。

裕子是来做家庭访问,有一个学生长期缺课,是一个问题儿童。曾经来过一次,所以还记得这条路。

那个学生就在骯髒水沟旁的破旧房子前替狗抓蝨子。

「川上同学。」

裕子说。

「是你的狗吗?」

「原来是老师。妳来做什么?」

「你妈妈在吗?」

「不知道,妳走吧。」

「爸爸呢?」

「不知道。他不在,两个人都不在。我今天从早晨还没有吃东西。也没有钱。这只也没有吃。」

「我去给你买便当。」

裕子从来的路回到公车站附近。买三份便当,正是发育期的国三的男孩,大概一个便当不会够。给狗也买一个便当,所以买三份。

川上昭的父母没有固定工作。

「老师有经验吗?」

「什么‥‥‥」

「这个还用说吗?不要装傻了。啊!真好吃,这个火腿便当真好吃,有经验吗?」

「没有。」

「老师是处女吗?」

「是啊。」

「也没有乳房被舔过或摸过吗?」

「老师要大声喊叫,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会有什么后果?妳就大声喊叫试试看,喊啊!」

「你会被送到监护所的。」

「到那里还可以吃到三餐饭。」

「拜託你不要强姦我。老师要以乾乾净净的身体结婚,我是有理想的,求求你把手铐取下来吧。」

裕子带回三个便当,进入这个男孩的房里。本来一面让他吃便当一面做说服工作。可是进入有裸体杂誌和男人体臭味的房里时,突然被套上不鏽钢的手铐,然后用美工刀对正脖子时,裕子吓得发不出声音。

「老师,坐在那里不要动。」

这个问题儿童说完就开始吃便当。已经开始吃第二个便当。他是体重超过七十公斤的不良少年的首领。

「老师,我取下手铐,妳就自己脱衣服吧。」

「我真的要大声叫人了。」

「我杀死妳。」

被瞪一眼,裕子又吓坏了。

「脱光吧。」

从他眼里冒出情慾和杀意的可怕光泽。

「要我脱光吗?」

裕子用软弱的声音说,含着泪珠把双手伸过去。

「要脱光,知道吗?」

「知道。你真是可怕的少年,把那美工刀收起来吧。」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冷静地争取时间,他的父母也许会回来。裕子在心里祈祷,快一点回来吧。

取下手铐。

二十三岁的美丽女教师在胸前合掌,请求少年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