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8/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8/10]


「你还没有洗完,要完全洗好才好。」

两个美丽的乳房就在伸彦的面前摇动。忘记阴茎的疼痛,忘记跪在瓷砖上的膝盖疼痛,伸彦又开始洗麻美子的身体。

从丰满的乳房到手臂、腋下,从肩到肢子,还有雪白的光滑后背,伸彦都仔细的洗完。

想到把老师的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洗过时,伸彦产生过去从没有过的满足感,享受到幸福的感觉。

麻美子在身上淋一盆热水,又很舒服地躺在浴缸里。

「啊……好舒服……你也洗吧。但不要以为老师会给你洗身体。」

伸彦自己洗身体,可是每当碰到那膨胀直立的东西时,感到的痛苦几乎使他疯狂,也想到用力揉搓肉棒做手淫,但在老师的面前实在不敢做那种事,而且做那种事,还不如忍受现在这样的痛苦。

随着哗啦一声的水声,麻美子从浴缸里走出来,也没有擦身体就走出浴室,伸彦也跟在身后。

「给我擦乾身体!」

伸彦立刻拿起浴巾,就仔细地擦拭麻美子身上的水。

洗完澡后的麻美子,看在伸彦的眼里,几乎是耀眼的存在。太完美了!他这样在心里大叫。麻美子的身体也确实很美,淋湿的头髮有说不出的性感。

擦完身体,麻美子就命令伸彦回到原来的房间。

没有多久,麻美子仍旧赤裸着,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来到伸彦的面前。

伸彦也赤裸地跪坐在那里,就好像忠实的一条狗等待主人的来临。

「知道这是什么吗?」

麻美子手上拿着是红色缎带,她用这个做什么呢?伸彦无法理解她的意图。

「你站起来。」

麻美子蹲在立刻採取立正姿势的伸彦面前,用手指弹一下挺立的阴茎。然后把红色的缎带捲在阴茎的根部,用力打结后,还用剩余的部份结成漂亮的蝴蝶结。

「好痛……老师。」

挺起的阴茎被捆绑,伸彦不由得叫出来。

「我怕你想不好的事就射出来,所以给你绑上。不满意?可是很可爱呀,去照照镜子吧,嘻嘻嘻,真可爱。」

被弄成这种样子又被麻美子取笑,虽然是很大的屈辱,但伸彦明确地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快感,从后背掠过。如果这种样子被人看到,大概只有去寻死了,可是,这是只有老师知道的事。是我和老师两个人的秘密,想到这里,伸彦就产生莫大的欢喜。

对伸彦的样子取笑一阵后,麻美子就叫伸彦去拿来乳液,并命令他涂在她身上每一个地方,然后就把美丽的身体躺在地毯上。

「用手像按摩一样地慢慢涂,不可以用力。」

对伸彦而言,再度开始痛苦的工作。伸彦把乳液倒在手掌上,轻轻抹在麻美子的身上。拼命地忍耐着被红色缎带带来的痛苦,虽然如此,因为摸到老师的肉体,刺激了他的性慾,对自己的阴茎不断膨胀感到痛苦。

「你怎么了?想和我做梦吗?」

经过按摩,麻美子露出很舒服的样子,但对伸彦提出残忍的问题。麻美子当然知道,伸彦对这个问题无法回答。她是故意这样问的。虽然如此,伸彦还是拼命地想找出没有答案的答案。

「在老师面前把小鸡鸡弄成这样大是什么意思?」

「那,那是……对不起。」

「你是在想淫秽的事情吧?」

「……对不起。」

「你想要老师摸你吗?」

「……」

「想要老师摸你的小鸡鸡吗?」

「是……」

「我不要!」

就是在这样做语言游戏中,伸彦的手始终没有停止做乳液按摩。

「你那样想,就自己弄怎么样?」

「我不要……」

「那么,你想要怎么样呢?」

「……」

就在这时候,伸彦轻轻惊叫一声,就握紧自己的肉棒。因为他觉得要射出来了。

可是并没有那样。于是伸彦就以奇妙的表情看自己股间勃起的东西。没有发生射精的现象。他完全不明白在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什么变化。

那是因为用红色缎带用力捆绑的关係。伸彦的肉棒已经达到界限,发生射精现象,可是因为失去射出去的路,精液又跑回去了。

本来会获得最大快感,这样一来,伸彦觉得有无法排泄的不满感。

「你怎么了?」

一同都了如指掌的麻美子故意这样问,因为这样可以捉弄伸彦。

「本来想要出来,而没有出来吗?」

「是,老师,哦……我已经……不能忍耐了。」

伸彦这样说完之后,就扑到麻美子的胸上。伸彦就在这剎那忘了自己,将脸靠在丰满的乳房上磨擦,又找到小小像草莓的乳头含在嘴里。同时下意识地把红色缎带绑尾的火热肉棒,压在麻美子的下体上不停扭动。

麻美子看到伸彦的这种情形,虽然允许他摸乳房,但对于想插入下体的动作绝对不肯答应。

麻美子抱着伸彦的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

「伸彦,你让老师舒服吧。」

「我要怎么样做呢?」

伸彦看麻美子的脸,发现她的眼睛是今晚第一次看到的含带湿润的温柔光泽。

「我要你舔……老师的……。」

「用舌头吗?」

「对。如果你做得很好,我还会给你奖品。」

这样说完之后,麻美子让伸彦仰卧在地毯上。然后麻美子骑在伸彦的脸上,双手轻轻放在伸彦的胸上。也就是用撒尿的姿势,使她的秘处位于伸彦的脸上。

一切都看得很清楚,刚才伸彦仔细洗过的肛门,或湿润成粉红色的肉洞,都毫不吝啬地暴露在伸彦的面前。

由于大胆分开大腿的关係,麻美子的小阴唇已经绽开,甚至于还能看到里面红色的肉。

伸彦发觉麻美子的下体还散发着香皂的芳香,然后闻到可能是老师体臭的甜美味道。

麻美子老师的屁股慢慢低下来。

很自然地伸出舌头想舔老师最美丽的秘处,发出啾的声音,伸彦在那神圣的地方接吻。伸彦也发觉麻美子的身体颤抖一下。

伸彦的嘴完全对正麻美子肉洞的中心,麻美子的肉蕊已经湿润,发出啧啧的声音。在伸彦的眼里看到因为太近无法对正焦距的肛门,每当伸彦的舌头舔到肉缝时,那里就开始蠕动。

「啊……啊……真好!」

骑在少年的脸上,麻美子很显然地显示出亢奋的性慾。

伸彦拼命地运用舌头和嘴唇,尽一切努力伸出舌头,在不断吐出蜜汁的肉洞里刺激,又吸吮那蜜汁。

「啊……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啊,好舒服……啊……」

麻美子毫不客气地在伸彦的脸上扭动下体。麻美子就好像要求更多刺激一样地不停扭动,把伸彦的脸和舌头看成机械一样地,毫不爱情地,只顾自己追求快乐。

伸彦拼命地想回头麻美子的动作。他的脸已经被麻美子的珍液弄得湿湿的,舌头大断伸人麻美子窄小的秘洞里,儘管都快要麻痺,但对他这样的奉献,还是感到非常高兴。

「还要……舌头要深一点,弄得很好……还要……啊……」

麻美子很微妙地向前后左右扭动腰肢,使自己的情慾逐渐昇高。可能是伸彦的舌头在刺激阴核时,鼻子正好位于秘洞的中央,使她感到特别刺激。

麻美子的兴奋传到伸彦,这样一样,伸彦的痛苦就达到极限状态。

被红色缎带捆绑的阴茎,已经呈现瘀血状态,在永久不能射精的地狱里痛苦,显示出悲惨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过份激烈的快感,麻美子好像无法保持上身的重量,突然扑倒在伸彦的下半身上。虽然这完全是69式的姿式,但伸彦必须要更向上挺自己的头,才能舔到麻美子的阴部。

「啊,要洩了。伸彦……我好像要洩的样子……」

听到麻美子迫切的声音,伸彦从内心里感到高兴,更拼命地活动舌头。在心里祈祷…… 就因为我的舌头洩出来吧。 请从我的舌头得到舒服吧……。伸彦这样祈祷的时候,心好像要爆炸一样。

不知何时,麻美子已经伸手握住挺立在眼前的肉棒,看来那是很残忍的样子。

麻美子大概是为了表示道歉,就把伸彦的阴茎含在嘴里,好像很疼爱地用嘴爱抚。因为用缎带捆绑的关係,龟头已经膨胀到从来没有过的庞大,几乎马上就要涨裂。

伸彦发现麻美子也吸吮他的肉棒,觉得有如腾云驾雾一般。麻美子好像很痛苦地皱起眉头,努力地含住阴茎,但全身的强烈快感,使她没有办法长久含在嘴里。

「呜……啊……对不起……做了这样残忍的事……啊……」

麻美子一面痛苦地喘息,一面解开深深陷入阴茎根部的红色缎带。

然后又开始用力地吸吮恢复血液流通的阴茎,把下身更用力地压在伸彦的脸上,麻美子追求最后的高潮。

「射吧……射吧!……可以了,就射在老师的嘴里吧……啊……」

这样叫一声,麻美子好像要用嘴挤出来一样地用力刺激阴茎。就在这时候,伸彦把积存已久大量精液射入麻美子神圣的嘴里。麻美子的嘴里很快就充满少年的精液,而麻美子连军令人疯狂的快感一起吞下去。

原以为轻轻地洩过一次,可是力有海啸般强烈的高潮感涌到麻美子的全身。

「啊……不,不行了……啊……又洩了,洩了……」

全身不停地颤抖,在激烈的痉挛中,麻美子的身体好像丢在空中,然后又像云霄一样猛然下降的快感。

为什么麻美子老师大肯和我性交呢?为什么不答应呢越过最后的一线,把身体给我呢?……伸彦实在无法理解。

老师和我有秘密的关係,但绝不肯接纳我的阴茎进入她的身体里。为什么?……问过多少次,老师都是做出暧昧的笑容,逃避回答。

伸彦也同时发觉自己虽然没有和麻美子性交,但也获得充份的满足。

很显然地,伸彦和麻美子的关係不是一般普通的男女关係。如果说什么事情是最大的不同,那是在他们两个人的关係中,扮演的角色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也就是单方面的一切由麻美子决定。

麻美子不允许伸彦有一般男人的那种动作,她完全把伸彦当做宠物的小狗一样对待。

还有就是麻美子的暴力,伸彦对于麻美子的殴打,虽然感受到最大耻辱,但也感受到相同程度的快感,也是事实。

是不是异常?有时候伸彦也会感到不放心。但究竟那是不重要的问题,能和麻美子老师在一起,就能感到满足,而且和老师能做到充满欢乐的性行为,不管是不是违背道德,对伸彦来说,像做梦一样的美妙故事。

即使是全世界的人指责伸彦,伸彦也会保护他和麻美子的关係。伸彦你内心里想要做麻美子的可爱奴隶。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这一辈子都待在麻美子的身边,得到她的疼爱。

只要让他待在身边…… 即使是和她的丈夫在一起也没有关係, 只要肯收留他停满足……伸彦还有这样的梦想。

伸彦最喜欢麻美子对他发号施命,也喜欢照命令做事。如果不能照命令做好,麻美子会狠狠地骂他,但他也喜欢这样。

看到悲惨地几乎想哭的自己,对那样的自己确实感到可怜,可是当知道老师原谅那样无用的他时,就会高兴地流下眼泪,在心里发誓要为老师做任何,不管老师说什么,都要服从。

因为那是老师希望的事,同时也是我的欢乐……。如果叫我死也许真得会死。只是这样想,就感到很大刺激,肉棒也会立刻膨胀起来。

老师只要看到我的肉棒勃起,就会非常生气,然后用非常严厉的话折磨。可是遇到这种情形,我的肉棒就会变得更大,把那种难为情的样子,暴露在老师的面前。

麻美子是女王,伸彦是奴隶的关係,逐渐变得更露骨。然后,再个人的关係仍旧继续下去,可是麻美子在学校上课时,丝毫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和以前不同的样子。

对伸彦没有表现出任何特猪的地方,当然也绝对没有特别偏袒伸彦的情形。伸彦对这种态度已经习惯,而且只想到晚上还要到麻美子的公寓,任何的事情他都能忍耐。

夜晚的补习还在持续,而且很明显地,伸彦的成绩提高了。

不过,麻美子和伸彦在一起的时间,比当初增加了很多。但不过是因为麻美子不喜欢牺牲做功课的时间而已。

有一个礼拜天,伸彦被麻美子叫去。本来星期天是没有补习的,可是最近经常在星期天把伸彦叫去。

走进大门,有一次麻美子立刻要求伸彦当场脱光衣服。伸彦犹豫的时候,麻美子就厉声斥责,伸彦急忙脱光衣服。

老师究竟想做什么呢?伸彦困惑地看着麻美子。

「我想送给你礼物,你会接受吧?」

麻美子的身上只穿着浅紫色的无袖紧身衣和有花边内裤的妖媚姿态,然后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到伸彦的面前。

那是狗用的项圈,是在红皮的项圈带着银色鍊子的单纯东西,但伸彦看到后,像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伫立在那里。

「你趴下吧……今天你做狗。我要照你的希望,让你做我的宠物。」

伸彦很想说这是开玩笑吧…… 可是他也知道听到这样的命令后, 自己一定这样做。

「你还在等什么!……来,坐下!」

伸彦在冰凉的地板上,四脚着地的趴着,在这剎那也产生自己真得变成狗的感觉。

麻美子让鍊子哗啦哗啦响着,蹲在伸彦的面前,就把红色的项鍊套在伸彦的肢子上固定。

于是,伸彦有生以来第一次做狗。

麻美子拉鍊子的另一端站起来,变成伸彦的主人,用力拉鍊子。然后就这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伸彦忍着膝盖疼痛拼命地爬。

「你是狗,所以不能说话,明白吗?」

「汪……」

伸彦也早有这样的準备,可是在这时候还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游戏还不是很轻鬆的游戏。

首先,是吃饭。在麻美子慢慢做好吃的菜时,她把伸彦栓在门把手上。做好菜以后,将自己的份盛在盘子里,伸彦的份,就像剩菜一样地,丢进铝罐。而且命令他,不准用手只能用嘴吃。

这是很困难的工作,经过很大的努力,伸彦陷入莫大的绝望里。只要稍许弄洒到外面,就会飞来毫不留情的骂声和打他的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