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催眠房客

催眠房客

到了八点多时,大哥带着敏如回来了。我看见大哥回来很惊讶,但更惊讶她会带着敏如回来,敏如回来就直接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于是我问大哥:“你怎么会跟敏如一起回来呢?”

大哥淫邪的笑着说:“早上我就和敏如要了手机号码,一下课我就约她在巷口的麦当劳吃饭,再将她催眠带她上宾馆喽!”

(该死的被大哥抢先一步了!)我心想着,又问:“干嘛不带回家?要在外面花这个钱?”

大哥回答说:“我只是试试看,从来没有带女人上过宾馆,总要嚐嚐看是个什么滋味嘛!”

大哥问:“还有谁回来了?”

我说:“忆如和虹欣还没回来。”

他说:“这样啊,她们已经专二了,和同学一起出去的时间比较多也是应该的,不然干嘛到外面租房子?”

我心想这倒也是,我又对大哥说:“那我们要小心她们有男朋友。”

大哥疑惑的问:“为什么?”

我说:“这还不简单,我们要干她们,要是她们有男朋友不是最清楚她们的身体吗!万一她们和男友有约,正巧被我们留下来过夜,那她男朋友会不会来问东问西的?”

“嗯!好像有危险!那该怎么办?”大哥问我。

我说:“找个时间问问看,若是有就用催眠要她分手。”

大哥笑着说:“你真是太贱了!不过我喜欢!”

我又对他说:“还有以后你干完她们后要让她们吃避孕药,不要忘记了,若是怀孕那就麻烦了。”

“嗯!我知道了,这不用你教我早就想到了,要不然…”大哥点点头说,大哥又说:“不过明天我就要回宿捨了,这些大概不干我的事,以后我週末才会回来,也可能不回来了。反正我也……”他神情犹豫的停了下来不说了。

我追问他:“你是不是也搞上了哪一个?噢对,你之前和我拿了药,你那里也有女人对不对?”

他不好意思的说:“被你发现了!”

我又说:“哇!大哥,你这很不够意思耶,这种好事都不说,你有几个?是谁?”

他说:“一个是同学,另一个是邻居的女儿啦。”

我说:“有空记得带回来看看!”

他敷衍的说:“好!”

今天又是我先回到了家,于是我等着第一个回来的女人。

喀”门把转动了一声,回来的是虹欣,她看见了我,向我问了声好,慢慢的关上了门,我上前一个箭步,一把抱紧了正要进房的虹欣,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

虹欣吓了一跳,不停的挣扎推开了我,叫着:“你……要做什么?”

虹欣不停地往后退,终于被身后的桌子抵住了,我抓住虹欣的书包,把它扔到了旁边,然后伸手握住虹欣右边的乳房,虽然隔着制服和胸罩,但那柔软的感觉仍是那样直接。

“不……不要……放开我……呀……噢……不要……不……”虹欣哀号着,身子不由得向后仰,我顺势用右手抱住她的大腿,把她抱起,再放到了沙发上仰躺着。

虹欣在惊悸中急忙试图坐起,我把她按了回去,左手继续隔着衣服揉捏着丰满的乳房,右手则抚摸着裙下的大腿。此时,我心里悸动不已,下体也已膨胀起来。

“啊!住手……救命啊!呀……噢……你……不要……不……你不可以这样做!”

我移开大腿上的右手,伸到了虹欣的胸前,双手用力把制服撕开,钮扣一颗一颗地飞出,虹欣的胸罩露了出来,胸罩下面挺拔的乳房因为虹欣的挣扎而晃动着。我用手插进罩杯往两边一拉,一对秀美的乳房挣脱束缚跳了出来,在下方的罩杯和吊带的紧绷下更加撩人。我立刻握住这美丽的乳房,俯下身去用嘴含住右边粉红色的乳头。

“啊……呀……!”虹欣的眉头往上一扬,身体微微颤了颤,“求求你不要……她们马上会回来的!”虹欣哀求的说。

我对她说:“不行!看到妳这么性感的身体,我的鸡巴已经硬起来了。”

我的舌头不停地挑逗着乳头,虹欣的全身猛然一热,一股电流立刻传遍身体的各个部位,令自己的反抗越来越弱。眼看着虹欣的衬衣被拉到手臂上,圆润而又细緻的肩头和饱满的玉乳在我的玩弄下份外迷人,只觉得下体渐渐紧绷起来。

我发现自己舌头下的小乳头渐渐立了起来,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淫笑,我顺着虹欣的胸部往平坦的小腹部舔吻下去,双手同时拉住校裙的裙襬往上一掀,映入眼帘的是虹欣的丝质三角裤,又紧又小的丝帛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隆起的阴阜上那一团黑色。我分开了虹欣的大腿,清晰地看到三角裤的中央有一片明显的湿痕,将一条肉缝的轮廓勾勒出来。

“虹欣,已经湿了耶!那我可要嚐嚐了。”

我的嘴唇贴上了那迷人的地方,一股美妙的女人体夹杂着酸酸的味道涌了上来,虹欣的蜜汁立刻浸透薄薄的丝绸流入我的嘴里。

“呀……不要……那里……不要……不……!不要!那里不可以!”虹欣夹紧双腿,可是在这之前,我的舌头早已经滑入虹欣的淫穴里了。

虹欣试图用手推开我的头,但是当我的舌头隔着内裤灵巧地舔弄着肉缝时,她的手竟然越来越无力,只感觉心头一阵狂跳,体内深处有一股难以名状的热流无法阻止地往外奔涌。

“呀……!”虹欣的头不停地晃动着,一抹红晕渐渐露上面颊,慌乱中她把右手伸到自己嘴里咬住四个指间,左手紧紧抓着桌子的边缘。

“啊……噢……啊……呀……!”虹欣的呻吟撩动着房间里的我,在这淫靡的场景下心跳不已。

此时,虹欣的丝质三角裤在不断涌出的淫液的浸濡下已经湿了一大片,变得越发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美妙的部位。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膨胀的下体,我急速地解开腰带,脱下牛仔裤和内裤,那昂首挺立的阴茎像一门进入待发状态的火炮指向虹欣淫靡的胯间。

“我会给你买一件更性感的!”我把右手插到虹欣右边腰间三角裤里,抓住花边鬆紧带:“我喜欢这样…!”

“呀!不要……”

“嘶拉!”一声清脆的破裂声,虹欣只觉下体一凉,三角裤从右边被撕裂飞向左边的大腿,遮住羞处的丝帛离开了胯间,上面残留的稠密淫液与阴部拉出一道丝线然后断开。

我拉住三角裤的残余部份往下一拉,破碎的三角裤顺着左大腿滑到了左脚踝上,虹欣赤裸的阴部暴露在我的面前,不太密但也不稀少的阴毛微微向上耸起,隆起的阴阜下,鲜红的肉缝被涌出的淫液浸润得份外迷人。

我上前搂起虹欣白晰的大腿往上提了一下,把她往自己面前拉了一点,用阴茎在肉缝上轻轻地摩娑着,我扶正自己的阴茎,硕大的龟头已经抵在虹欣的肉缝处,我抱住虹欣的美臀控制住力量慢慢收紧自己臀部的肌肉,龟头把肉缝缓缓挤向两边侵入了虹欣的身体!

“咿……咿呀!……痛!……”

我感到虹欣的阴道内有一层黏膜阻住了龟头的前进,不由的立刻亢奋起来,(虹欣……还是处女!)我立刻用力把阴茎往虹欣湿热的阴道内猛地一送……

“咿啊呀!!……”虹欣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只见她的下巴往空中一仰,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弯曲着的美腿因为疼痛往空中一蹬,原本挂在脚踝上的三角裤顺势飞了出去。

此时,我并没有急着抽送,我要好好感受一下被虹欣的窄小阴道紧紧包住的感觉,同时,我也在给虹欣适应的时间。

几秒后,我拔出粗长的阴茎,只见一抹血丝伴随着淫液被带了出来。(虹欣的处女时代结束了!)我再次用力往前一送,然后狠狠地开始抽送起来。

“咿……呀……噢……噢……啊……呀…呀……啊……招志……不……呀……不行……啊……!我……不……不行……了……咿……呀……!”

随着我的抽送,我的睾丸也不停地撞击着虹欣的美臀,虹欣的身体也应着我的抽送晃动着,一对乳房像钟摆一样来回摇摆,她的双手紧攥着脑后的桌沿,双眸微闭,眉头紧皱,朱唇轻启,自喉中挤出让人销魂的呻吟声。下体不断涌出的淫液把她和我的阴毛都弄得一片潮湿。粗大的阴茎与紧窄的阴道壁之间的剧烈磨擦刺激着二人体内的潜在淫慾……

此时,虹欣的意识已经完全被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吞没,她已忘记自己正是被房东压在身下强姦,只是随着我的冲击忘我地娇喘着。一根热烫的肉棒在自己的阴道里做作激烈的活塞运动,像是飞速运转的机器般冲击着她的性器,虹欣的原始本能被唤醒了。

突然,她明眸一睁,头再次往后一仰,腰部本能地往上一挺,只感觉全身像要虚脱似的痉挛了几下,从喉中发出一声哀号:“咿……呀……!”体内深处有一股激流猛烈地喷洒出去……

我的龟头感受到一股暖热的甘霖,我知道虹欣已经高潮了,虹欣的身体向后仰,强烈的高潮,使已经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地上,雪白的脸变成红润,下体微微颤抖。

听到虹欣如泣如诉淫蕩的哼声,我感到强烈的兴奋,“噢噢噢……噢噢噢噢……啊……!”虹欣正在我的强姦下啜泣。于是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性技巧都发挥在虹欣的身上,我反覆地用肉棒进行三浅一深,插入后改变肉棒的角度旋转,同时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头。虹欣的淫穴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紧缩地缠住肉棒。

我让虹欣躺在我的身上,不断地将屁股上下抬动,汗珠从她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沟上,肉棒和淫穴的结合位置发出摩擦的水声,丰满的乳房不停的摇动,原来窄小的阴道慢慢鬆弛,分泌出更多淫水的肉壁包围肉棒。

我看着虹欣的脸,虽然是被强姦,但还是可以看出来虹欣满足的淫蕩表情,看虹欣自主的摇动屁股套着肉棒,有时当肉棒完全插入她淫穴时,虹欣还会转动屁股让肉棒在淫穴里磨着,就产生极大的兴奋。

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就这样一来一往地抽插着,又让虹欣坐在我的腰上,头向后仰,屁股也不断地抬上抬下。我也开始做猛烈的抽插,虹欣露出忘我的表情,摇头时黑髮随着飞舞,双手抓住我屈起的双腿,指间陷入肉内。我每一次深深插入时,虹欣美丽的双乳就跟着摇动,汗珠也随着飞散。

我抽插的速度加快,经过最后猛烈插入后,虹欣阴道里的嫩肉又开始痉孪,“不要了……我不行了……!”同时身体就像断了线的木偶向前倒下。

这时候虹欣的身体留下强烈余韵,全身微微颤抖,可是身体无法就离开男人的身体,于是我不失时机地用力插向她的体内最深处,将蓄势已久的精液猛烈射向虹欣的子宫,虹欣感到滚烫的液体打在自己的子宫内壁……

休息了一会,我看了看一旁的虹欣,只见她还昏昏沉沉地躺在地上,我摇摇头,走过去抱起虹欣,微笑道:“虹欣,妳要再上场了。”说着我蹲下身抱起了她,然后站起来,走向我的卧室。

我抱住她的纤腰将虹欣放下来,看着全裸的虹欣,心里不住狂跳,下身的阴茎又缓缓地立了起来。我腾出一只手从身后抱住虹欣的大腿,然后像抱小孩似的抱住另一只,让虹欣的背倚在自己胸前。

“快乐的时间到了,虹欣,我们再来一次吧!”我将虹欣的双腿分开,让她的私处对着我的龟头,猛地向前一挺,阴茎便整根地吞没在虹欣紧窄的阴道内,“啊……!”虹欣同时发出了呻吟。

我又将虹欣提了起来,然后又放下,随着我的动作,虹欣的身体在我的身上起起伏伏,淫液顺着我的阴茎往下流,很快就把二人的阴毛弄得一塌糊涂,我适时地把虹欣的身体往前一送,虹欣的身体往前一倾,她的手便本能地撑在我的肩旁。

她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而我也在不停地向上送着腰身,我的神智此时已经越来越迷茫,喘息声也渐渐粗重,我伸出手握住虹欣晃动的乳房,用力地揉捏着。我感觉自己又有些反应了,我站在虹欣的头上方跪了下来,那巨大的肉棒在她脸上不停的晃呀晃。

我抓住虹欣的秀髮,让她那美丽的脸仰了起来。她睁开迷濛的眼睛,我用暴力把虹欣挣扎的头转过来,让她那可爱的小嘴压在他的肉棒上。虹欣为自己不幸命运感叹,因为没有能力拒绝我的威迫,伤心的流下眼泪。

在这剎那间,雅君闻到一股鱼腥的味道,她忍不住把脸转开,“呀……!”虹欣吓得尖叫一声,当她明白过来时,我已经抓住她张口的一剎将阴茎送进了她的小嘴里,我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立刻引起虹欣的呕吐感:“嗯……唔……唔……唔……!”

我的阴茎在虹欣的口腔中肆虐着,每次都插到她的喉头才收回来,虹欣只觉得口中有一股强烈的酸涩味道,有我肉棒上残留的自己的淫液、血渍、还有我的精液。而我的抽送也不断加速,令虹欣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每次插到底时自己的睾丸撞击到虹欣的下颌和虹欣的嘴唇触到阴茎根部的快感都令我异常兴奋。

我用力把虹欣的头往自己的阴茎按,渐渐地我露出一丝淫笑,此时的我已经快把持不住,我突然捏紧手中的乳房,猛地把腰一挺,向虹欣的口内猛烈喷射着浓精。

一股白色的粘液向自己的口中喷了出来,“嗯哼…!”虹欣只感觉到一股股滚烫的液体不停地喷洒在自己口中。

我把虹欣从身上拉到一边,将她的校服衬衣拉下,从背面解开胸罩背扣,揭罩杯从她的头上绕过,胸罩肩带顺着两臂滑到手腕上。

“你……你……又想要做什么?”虹欣怔怔地问。

我一面用胸罩捆着她的手腕一面说:“你待会儿就会明白了!”

捆好虹欣的手,我再次来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秀髮使虹欣的脸尽量后仰,然后把自己还未完全软下的阴茎在虹欣脸上来回磨擦,不一会儿就让阴茎上涂了一层精液。

虹欣不明白我的意图,只能呆呆地任我摆弄。我又走到虹欣身后,我把虹欣推倒俯卧在地上,掀开它的校裙,让虹欣圆润的臀部对着自己。

“喔……!好美的风景!”我感叹道。只见虹欣的肉缝上一片湿漉,肉缝的上面有另一个菊状的肉洞,我伸出手在虹欣的肉缝上捞了一把,一股混合的液体便流到了我的手上。

“嗯啊……你……干什么?”我淫笑着将手中的液体往虹欣的小穴里一抹,“呀!!……你……”虹欣眼睛一睁,立刻明白了我要从后面再干她一次。

“不……要……不要!……不要……!”虹欣哭喊着,试图挣扎,但手被自己的蕾丝胸罩紧紧缚住,一切是那么徒劳。

我扶正虹欣的玉臀,扶正龟头抵在阴户的口上,用力一挺腰,“呀……!”虹欣感到自己的小穴似乎要被劈成两半似的,剧烈的疼痛使她流出了眼泪。

虽然有液体的润滑,但我还是感到了巨大的阻力,我不顾虹欣的哭喊,用力地往前推进,直至整根阴茎没入她的体内,然后狠命地抽插。“呀……哦…噢…啊…!”虹欣被撞击得无意识地呻吟着,眼泪顺着白晰的脸颊流到地上,将那残留的精液也沖了下来。

此时,我看到淫靡画面,下体又有了反应,“啪!啪!啪!”撞击声迴蕩在房中。

虹欣的双腿夹紧了我的腰部,併拢伸直,我明白这是虹欣迎接高潮来临的姿势,我低哼一声,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我也跟着虹欣屁股的摇动而改变方式他的屁股像波浪一样的抛动,肉棒在虹欣的淫穴里慢慢的抽插,当虹欣抬起屁股时,我就用双手抱住屁股,肉棒往上深深插入,然后又变成在淫穴口戏弄。

“啊啊啊……啊……啊……啊……喔……!”每一次都使虹欣都发出痛苦和快乐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声。虹欣也以夹紧屁股的肌肉,挺起淫穴作为回应。她早已迷失自己,因为身体涌出来的快感让她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回应,她只能本能的回应着男人的抽插。

虹欣尖叫一声后,全身随即僵硬,身体粉碎般的强烈高潮袭击着她的大脑,全身都不断的颤抖。

“啊……!”我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我用力往虹欣的体内一挺,将第三股浓精喷在了虹欣的阴户里。

我重重地往前一倒,将虹欣压倒在身下,虹欣也在同时喷出了淫液,飞散的白浊液体撒到了虹欣的美臀上…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精液味,我沉浸在无比的余味中,当我抽出肉棒之后,虹欣还是不能动弹,身心都被击倒,只有在暗地里低声地哭泣……

收拾了一下,我对他说:“870941!妳会忘记刚刚的一切,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妳醒来就忘了,现在妳先穿上衣服再回房吧。”

等虹欣回到她房门口,我才对她说:“干死妳!”

她惊了一下,转头问我:“妳有叫我吗?”

我摇摇头,她就进了房间。

今天家里只有我和她们四个,我叫她们来客厅有事要说,虹欣还俏皮的问:“是不是要涨房租?那可不行呦!”

我说:“妳们来就是了。”

当她们来到客厅坐下时,我说:“870941(她们进入催眠状态),请注意以下的指令:妳们是招志的性奴隶,以后招志就是妳们的主人,招志要妳们作的事,妳们都不会抗拒,并乐意去做,这是妳们的义务。(重复一次怕她们听不清楚)听清楚妳们是招志的性奴隶,以后招志就是妳们的主人,招志要妳们作的事,妳们都不会抗拒,并乐意去做,这是妳们的义务。干死妳(她们又醒了过来)!”

我发给她们一本簿子,对她们说:“以后妳们要排班,不是安全期的要叫我起来,或是做早餐给我们大家吃,剩下的人要陪我洗澡和睡觉,和朋友有约要先告诉我。妳们明白了没有?”

她们不约而同的说:“是!”

我点点头表示嘉许,又说:“妳们有男朋友的举手。”

只见忆如害羞的举了手,我问她说:“你们有没有发生过关係?”

她羞涩的摇摇头说:“还没有。”

我说:“很好,那妳就找时间和她分了吧。”

忆如想说些什么却没说,答了声:“是。”

      

我说:“他如果问妳为什么,妳就说妳喜欢的不是他,是别人就行了。”忆如又说了声:“是。”

之后我就和她们排时间,又对她们说明天就要正式开始了。